鹿亭药材业发展异军突起

这几天,鹿亭乡药材种植示范户褚云辉从全乡200多户农户中收购了1.5万公斤元胡,忙着熏蒸、烘培,近期初加工产品可销向市场。
去年9月,鹿亭乡在种植浙贝、银杏等原有传统药材的基础上,通过考察上海、安徽、磐安等地的药材市场和基地,结合鹿亭地理实际,确定引进数样新品种药材,推广种植或试种,并出台了几条扶持政策。
在发展药材业过程中,鹿亭乡加强技术指导。去年12月,他们从磐安请来一名农技人员,长年在田间地头指导农户种植药材。该乡至今已推广种植白术300亩、元胡150亩、山茱萸250亩,试种天马、西红花、玄参、何首乌共50亩。

台州黄岩区上垟乡白沙园村,药香贯穿了山里人一年的劳动。种植、收获、加工和销售……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地里田头人们忙于栽种药材的身影。近年来,中草药市场价格持续看涨,在台州,不少农户也投身到了种植中草药行列。眼下,正是浙贝和元胡的采收季。

“这1亩半的元胡,能出产1500斤左右,扣除杂七杂八的开支,收入在万元以上。”眼下正是元胡收获的时节,连日来,埠头镇紫岩村农户蒋小中义和老伴整天在田间劳作,虽然非常忙碌,但蒋大爷和老伴却难挡喜悦心情,他笑着向笔者介绍了今年的元胡收成,并粗算了一下今年的效益。

或许想不到,这些出现在医院或药店的中草药,竟有部分来自黄岩上垟一带偏僻的山野。

据了解,元胡又名延胡索、玄胡,为罂粟科紫堇属多年生草本植物,与白术、芍药、贝母等并称“浙八味”,为大宗常用中药,原先浙江磐安等地种植得较多。随着磐安当地工业化推进、土地肥力下降等因素,十多年前,由于地理位置接壤,部分磐安人带着元胡来到了埠头镇种植,开辟了一片种植元胡的新天地。“埠头离磐安这么近,都是种元胡的好地方,药田打理起来还更方便。起初地是免费给我种的,这么10多年下来,我也赚了不少”。磐安药农郑世安告诉笔者,埠头这片未曾种植过药材的“处女地”土地肥力好,没有野猪等威胁,管理投入少,经济效益好。

端午前后,雨水里的山色一片空濛。车子在山间小道不断穿行,中午时到白沙园村的绿来家庭农场。这是黄岩当前规模最大的中药材生产基地,面积达309亩,现种有浙贝和元胡两种药材。2013年10月,他们在来自“原药生产之乡”金华磐安中药材种植高手的指导下,在基地上栽种下100亩浙贝。隔了一个月后,又种下50亩元胡。在他们的悉心照料下,现第一茬中药材收获在望。

“大家冬季都不种麦子,没什么赚头,单种一季的水稻,冬天稻田就荒着。后来,慢慢开始在冬天抛荒的田里种药材,冬天田也不荒着了,卖药材还有不错的收入。”农户蒋小中义说,10年前,他的农田是无偿给磐安药农种植,因为种植元胡时都会给药田施点肥,来年他种植水稻田的肥力就更好了。后来蒋大爷和他们村的村民们看到种元胡有赚头,就开始尝试种植,渐渐形成自己的小规模种植,每亩收入还甚为可观。

“哒哒哒……”农场主潘升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只见他手握锄头不停穿梭于田间。之后,又见他弓着腰,把裤脚高高地挽起,下地,用锄头用力地挖取浙贝。

李家堰村贝母种植户蒋菊花说:“外来大户用化肥,我是用农家肥;大户种子是买的,我的是自家留用;大户请小工帮忙,我和老伴自己收。加上一季水稻种植,一年全家粮食不用买,有剩拿到合作社去卖。”蒋菊花表示,这种套种模式虽然平时累点,但吃喝够用,有时候还挺有的赚的。“以前我们老人家没有经济来源,钱也是子女们给点。现在种了药材,过年还能给小辈们发压岁钱,大家都开心。”她笑呵呵地向笔者分享她的散户种植技巧。据悉,像蒋菊花这样的药材种植散户在埠头镇还有很多,埠头镇药材种植逐渐呈现出“本地散种为主、外地大户为辅”的特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