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供给改革

  近年来,畜牧行业面临的背景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首先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产品出现过剩,消费个性化和多样化成为消费主流。而且在环保的倒逼、规模化发展和成本的巨大压力之下,畜牧业由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益型集约发展的新阶段,进入了迫切需要调整产业结构的阶段。

我们讲供给侧改革,其实是在讲什么 | 教授观点

  产能过剩但精品短缺,竞争力低下是十分突出的问题,那么促进畜牧业结构升级,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构建农牧业结合、生态循环发展的种养业体系则成为了重中之重的事情,使畜产品不但能够满足社会需求更加能够满足不断提高的消费需求。

2017-02-15 芮明杰 复旦管院

  畜牧业发展已经开启了持续健康发展的构建,调整产业结构是建设现代畜牧业乃至现代农业十分重要的一环。

本文节选自《产业经济学》第三版前言

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美国虚拟经济泡沫破灭,导致全球经济发生重大动荡。2009年我国启动大规模政府投资,试图稳中国增长拯救世界经济。全国开始大规模宽松银根,大规模投资建设。2010年开始随着产能不断扩张与全球市场萎缩,我国产业体系与产业结构问题日益严重,产业结构调整成为政府工作重点。然而,调整效果不佳,甚至越调整状况越差。2011年以后随着中国经济增长的下行,产能过剩状况日趋严重,产业结构调整已经迫在眉睫,“稳增长、调结构”成为了新常态。

2015年,我国国民经济增长速度持续放缓,全年国民生产总值同比增长速度下滑至6.9%,为25年来最低,2016年上半年全国GDP增长速度为6.7%,继续下落,“三去一补一降”困难重重,产业结构调整并不理想,供给侧结构改革似乎未能取得预想的结果。产业是宏观经济的中观构成,产业发展与经济增长有十分密切的联系:产业发展实为经济发展的核心,产业体系实为供给体系,产能过剩实为供给过剩。产业体系出了问题,与供给问题有很大的关系。实际上,中国经济存在供给双重过剩的问题,一是总量过剩,二是结构过剩。解决双重过剩的问题,简单靠行政的“去”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市场的“增”才行。“增”就是增加新型有效供给满足新需求,“增”就是要发展有竞争力的面对未来的新型产业。

我国政府先后出台许多战略新兴产业推进发展政策,在政府的政策诱导甚至直接补贴的条件下,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不断发展增长速度远大于GDP增长速度,然而由于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贡献比重比较小,所以我国的产业体系并未发生根本性改变。加上,在不断持续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下,投资者们忽然发现如果没有认真的产业分析技术判断,完全有可能找不到投资对象,投资的成功已经十分困难,于是需要学习产业经济学、需要产业经济分析的高端人才。但也正是如此,随着产业发展与产业结构成为政府十分关注的事项,产业未来发展趋势成为投资者十分关注的事项的今天,产业经济学开始成为显学。因此在这个时候对我们的教材进行进一步修订,出第三版是十分合适的。

我国当下供给侧结构改革的任务艰巨,“三去一降一补”只是短期措施,供给侧结构改革的根本目标是要建立适应未来需求变化的新型供给体系,而这一体系在我们看来就是要建立面对未来全球产业分工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符合我国未来全球市场定位的新型产业体系与产业结构。影响我国新型产业体系与产业结构的中长期变量有两个:

1、未来消费需求的变化趋势。

产业体系本质上是满足消费需求的供给体系,因此在构建未来产业体系时,必须要考虑未来消费需求的变化趋势。随着人类知识的增加,人均收入的提高,以及人类对新生活方式、幸福生活的追求,人类的消费需求、消费理念、消费习惯正向着消费需求的个性化,集成化与便利化方向变化。在这种情况系,我国在构建新型产业体系的过程中,要充分把握消费需求的本质,构建自身有特色、有竞争力的产业体系。

2、技术与产业变革趋势。

供给与需求的联系及其变化,需要通过产业体系的影响因素来传导。而技术变革及其将来发展的趋势决定了新工业革命的走向,也将决定未来产业体系的演化方向。在互联网与物联网技术,大数据处理技术,以及智能制造技术等新技术的引领下,未来生产方式将产生巨大变化,产业供给的有效性和效率将大大提高。因此,我们需要认识到新技术与产业变革的趋势,抓住跨越式发展的有利时机,构建创新性强、技术先进的产业体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