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山西能源体制改革需综合施策

内容提示:上述人士告诉记者:“除此外,国家能源”十二五”规划也将体制机制改革作为一项重要目标和任务。在以往的规划中,体制机制改革仅作为保障措施,足见改革的地位之高。”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能源转型发展成效卓著,电力、油气、煤炭、可再生能源等领域均亮点纷呈。而改革作为主线,贯穿能源转型发展始终。

山西能源体制改革需综合施策

我国能源体制机制改革将有专项指导文件出台。本报记者从接近国家发改委人士处获悉,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正在研究起草《“十二五”能源体制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意见有望成为能源领域改革的纲领文件。

国家能源局日前发布的《能源体制革命行动计划》指出,构建有效竞争的市场结构和市场体系,形成主要由市场决定能源价格的机制,创新能源科学管理模式,建立健全能源法治体系,将为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打造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提供体制保障。

近年来,山西省在推动能源行政审批制度、煤炭清费立税、煤焦公路运销体制、煤层气体制改革、国有能源企业改革、电力体制等改革方面已经取得一定成果。但由于能源改革仍相对滞后,能源管理体制仍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除此外,国家能源”十二五”规划也将体制机制改革作为一项重要目标和任务。在以往的规划中,体制机制改革仅作为保障措施,足见改革的地位之高。”

电力领域:深度改革覆盖发输配售

能源法律体系不健全。目前,山西省仅制定出台了《山西省节约能源条例》、《山西煤炭管理条例》、《山西省安全生产条例》,有关全省电力、可再生能源、煤层气等实施条例还没有颁布,部分规范和制度已不适应当前能源革命的发展需要,能源发展和能源管理体制的改革缺乏完整法律依据。

根据本报记者了解,国家能源管理部门已确定的改革内容,重点推进电力体制改革、煤炭和油气资源管理、天然气管网经营管理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理顺各类能源产品价格。

时间回到2012年。经历过2002年厂网分离大改的电力行业,正面临着交易机制缺失、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难以发挥,价格关系没有理顺,弃水、弃风、弃光现象时有发生等新旧交织的矛盾。

图片 1

目前,中央与地方之间、煤电油气各领域均有不同的体制和机制症结。无论是资源配置、资源开发管理,还是资源产品价格、流通管理,各个环节均有不同矛盾和问题,迫切需要梳理和改进。

此后两三年间,电力行业的改革动能一直在积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2014年工作要点》《国务院批转发展改革委关于2014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任务意见的通知》等,都对深化电力体制改革提出了新使命、新要求。到了2015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正式拉开新电改大幕。

能源有效监管不足。一些能源行业民营经济发展不足,国有经济比重过高,没有形成有效的市场定价机制。山西境内煤层气矿业权98%由央企持有,社会投资进入煤层气勘查开发领域的渠道不畅,资源市场化配置落后。能源有效监管不足,特别是对资源保护、安全、环境、质量等外部性问题的社会监管相对薄弱。

去年12月,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吴吟带队前往甘肃省和重庆两地调研,听取内蒙古、陕西、甘肃、宁夏、湖北、四川、重庆、贵州八省有关部门、行业协会、国有和民营能源企业代表及专家学者的意见和建议。

新电改的路径可概括为“三放开、一独立、三强化”:在进一步完善政企分开、厂网分开、主辅分开的基础上,按照“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体制构架,有序放开输配以外的竞争性环节电价,有序向社会资本放开配售电业务,有序放开公益性和调节性以外的发用电计划;推进交易机构相对独立,规范运行;进一步强化政府监管,进一步强化电力统筹规划,进一步强化电力安全高效运行和可靠供应。

国有煤炭企业改革滞后。山西的国资国企以煤炭产业为主导,煤炭资产占省国有资产的比重达到36%。目前,国有能源企业现代企业制度不健全,行政色彩浓重,企业受辅业拖累,主业不精、大而不强;国有股权比重过大,资产负债率高,资源配置效率低下。

能源局调研文件显示,能源体制机制改革意见主要集中在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理顺中央和地方能源管理权限、推进垄断行业改革、加快煤炭流通体制改革、合理选择改革试点等方面。

覆盖发输配售的新电改,被广泛认为“力度超预期”。两年来,新电改各项政策稳步落地,取得了累累硕果。

能源价格机制尚未理顺。煤炭、电力、煤层气等能源价格形成机制仍不完善,特别是煤炭资源性产品成本没有反映资源稀缺程度、生态破坏等煤炭开发的负外部性问题;上网电价、销售电价、煤层气价格仍然依靠政府制定等。

理顺中央与地方能源管理权限

目前,我国新电改试点已覆盖有条件开展的所有省份。输配电价改革实现省级电网全覆盖,初步建立了科学、规范、透明的电网输配电价监管框架体系。交易机构组建工作基本完成,为电力市场化交易搭建了公平规范的交易平台。配售电业务加快放开,全国注册成立的售电公司已有约6400家,首批105个增量配电项目开展改革试点,有效激发了市场活力。发用电计划有序放开,市场化交易规模明显扩大,2016年全国市场化交易电量突破1万亿千瓦时,约占全社会用电量的19%。

加快推进山西能源体制革命,核心是明晰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加快构建有效竞争的市场结构和市场体系,形成主要由市场决定能源价格的机制,转变政府对能源的监管方式,建立健全能源法治体系。

在国家能源局调研中,中央与地方之间的能源管理权限、资源开发权益分配、资源垄断等敏感问题被摆在台面上。此前,曾有能源省份因矿权管理权限问题,与中央企业发生冲突和矛盾。

新电改的推进,让全社会受益匪浅。2016年,我国通过实施输配电价改革、电力市场化交易、取消中小化肥优惠电价、完善基本电价执行方式等,全年累计减少工商企业用电支出1000亿元以上。

完善能源行业法律法规体系。要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把能源体制改革纳入法制化轨道。发挥法律、法规、制度与政策的引导作用,保障促进能源产业的发展。依照《节约能源法》、《煤炭法》《电力法》、《可再生能源法》等,制定出台山西省能源、电力、煤层气等实施条例和部门规章,对不适应当前发展实际的加快修订完善。

发表评论